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汉子的日子

闭门读闲书,开门迎友朋,出门访山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一轮朦胧月(3)  

2010-03-31 21:37:59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4

我记得,我们村的妇女队长比我大二三岁,个子不高,很匀称。黝黑的脸庞永远挂着恬静的笑容,极舒展极动人的那种。说话细声慢气的,一紧张就会脸红,腼腆而有些口吃。

我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。

我下乡第一天的行李就是她帮着拿的。她居然就住在我隔壁的那排瓦房里,算是邻居。

没想到她干起农活来风风火火的动作奇快,质量又好。大队公社举办过好几次插秧比赛,她没有一次空手而回。才知道瘦小的人不一定干不了农活,只要用心用劲。我后来农活干得出色受到老乡首肯,不知是不是一开始就受了她的影响。

插队的生活自然艰苦,农忙时根本没时间弄吃的。常常中午收工回家没一丁点菜,就用少许油少许盐把米炒一下再煮成饭对付了。她总会笑骂我一句“懒”,从裤袋里掏出一枚生鸡蛋放在我灶台上。直到后来她和其他伙伴帮我搭了鸡窝我自己养起了鸡。

 “三抢”忙过之后的深秋,日子会过得比较悠闲。晚上也会开夜工,在仓库前的水泥广场上,铺开帘子,就着月光拣棉花(把摘下的棉花按优劣分开,企盼卖个好价钱)。这时她总会为我在她的边上放好凳子,一群年轻人围着,听我断断续续地讲会跳伦巴的英雄虎胆,爱哭鼻子的女篮五号。收工的钟声响了好久,老乡们散去,留下清辉斜射的一排排身影。

村里的女青年大都小学文化。她也一样。她的二哥在部队当兵,家里的来往书信靠她。她就把信的草稿先给我看,让我帮着改改。其实也没什么好改的,她的文字朴素,感情真挚,不失为动人的好文。她的文字一直是与人为善的,偶尔也会有几句诉苦。不过就算是,她的诉苦也总是带着一份自信的明媚,毫无阴郁之气;偶尔来一句俏皮话,更是令人莞尔。

她是村里大家都公认最美的姑娘,无论是容貌还是性格为人。(对了,她是他们那个贫农家庭的唯一一个非党群众。)可她自己说,“我就是比较平均,五官也好,性格也好,什么都不是特别好,但也不是特别坏。”她的性格也真是那种与世无争、带有先天冷淡凉薄的那种。说她好静,其实是真的静;偶尔也会疯,但疯得很克制,不是那种自我克制的克制,而是先天的。

我有时常常觉得她仿佛就是始终如一的并不自知的白雪公主,不管是遇到后妈还是遇到小矮人还是遇到王子,不管多少自诩的白雪公主其实都是后妈,她仍然是明媚如初。

在我离开那个乡村的倒数第二年中秋前夕,发生了二件我至今难忘的事。

先是我的因家庭出身而悬而未决的入团问题终于得以解决。事后同伴告诉我,作为村团支部书记的她曾为此多次跑到大队公社,反复强调的只有一句话“知识青年,重在表现!”

继而她的当兵的二哥回乡探亲。他们结婚了。

原来她是他们家从小领养的童养媳,她自己的亲人已经断了联系渺无音讯。

那天晚上她来送喜糖给我。穿了一件自己织的崭新的红色毛衣。我向她恭喜祝贺,把那本差不多翻烂了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送给她。

她笑吟吟地接过说声“谢谢”,又脸红了。

此时,天上的月正朗,身边的风正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