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汉子的日子

闭门读闲书,开门迎友朋,出门访山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一轮朦胧月(2)  

2010-03-29 23:16:02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3

任何时候,在城里看月亮都是一种奢望。即使偶尔看到远远天空上的一丸灰白,也只能黯淡于无数路灯之间,磨损于各种噪音之中,稍纵即逝在水泥丛林之巅,如同死鱼的眼睛丢弃在五官失色的垃圾里。

所以城里人用公历,记录太阳之历;乡下人用农历,记录月亮之历。“春雨惊春清谷天”,老乡们教我农谚的时候,我差不多20岁,做农民的农龄二年,一个毫无知识的知识青年。

村里真有个极有知识的老师,原在县重点中学教书,因为地主成分,被遣返回乡务农。他当时也就四十多岁吧,除了戴一副眼镜,看不出和其他农民有啥区别。啥农活都能干,啥农活都干得很出色。

村里人善良,没人把他当坏分子。遇有稍大一点的事,贫下中农出身的队长还常常会登门请教。他的辈分极高,有几位白发老头在路上见了他,都会荷锄侧身,叫一声“小伯伯”。记得那时常常有大人物去世了,“生前友好”参加悼念。我觉得“友好”用错了,应为“好友”。他笑着解释说,两者意思相似,有点区别,一是使用习惯,前者常常用于较为正规的书面语;二是涵指范围,前者更宽泛一些。

还是夏天。太阳一落山,大地的暑气就慢慢消退了。等到差不多夜色降临时收工,第一件事是煮饭,往那灶堂里添柴火。大汗淋漓时,赤了膊,肩上搭一块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的毛巾,就着月光,往村中的小河里一跳,舒舒服服奢奢侈侈的洗把澡。

那时候,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。一条河就听见他一个人的说话声和一群人笑声。他用的是既凡俗又生动的村言俚语,说的是前朝典故人物,诙谐幽默而不乏尖刻,咒天旱,骂重赋,讽恶人,嘲权贵。间或谈谈女人,说说秽事。

我们这些年轻人就等着那一刻。只要他出现在河里纵谈无忌,我们就隐在离他不远处的水埠边树荫下,听得贪婪而入神。

然后就拖着木拖板湿漉漉地回家。

一路走,一路看月亮从树荫里洒下满地斑斑驳驳;

一路走,一路听月亮在树林里飘落满丛哗哗啦啦。

“看,”他一指头顶对我说:“月亮,是别在乡村的一枚徽章。”我当时就砰然心动于出自他口的这句充满诗意的话。一直记了几十年,直到今天。

月,使圣贤也变得质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