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汉子的日子

闭门读闲书,开门迎友朋,出门访山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挝散记【10】  

2009-06-15 22:03:13|  分类: 旅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蚂蚁搬家18)

后记

我们一行四人从琅勃拉邦乘车到琅多,再转乘小船去勐威。

很多年轻年长的背包客集中在码头上,喝着beer lao,等待显然超载的长尾船。

但所谓的东南亚最美乡村的勐威实在乏善可陈。这座至今与世隔绝的普通村庄,仍然靠着小船与世界接壤。没有人像我们这样到那里住一晚匆匆离开的。人们到勐威是为了徒步,这里有许多条既刺激又安全的徒步线路,小溪,森林,岩洞;一天,二天,三天。

这个到夜晚常常停电的小山村商品化味道却很浓。孩子们也许是村里最美的风景。

老挝散记【10】 - 汉子 - 汉子的日子

魔儿和妖姚两个丫头对着码头上等船的那位法国小伙看呆了。一个为此又借故再走一次台阶,一个陶醉说我跟他打招呼他朝我笑了。

那小子确实漂亮得很精致,我承认。

更直接的原因恐怕是,男人和女人看异性的表现和要求是不一样的。男人欣赏美女,纵然心如鹿撞,仍要保持克制,不能让别人看出失态,更不能指指点点,不然就成色狼了;假如面对的是比基尼美女,那就连咽个口水都要考虑一下节奏了。女人就不同了,女人欣赏男色可以毫无顾忌,假如在毫无顾忌中再带一点天然的羞涩,那节目就更好看了。

老挝散记【10】 - 汉子 - 汉子的日子 

我们去勐赛。从那儿转车磨丁出境,经勐腊回景洪。

过老挝海关。说是过境敲章时要塞点小费才能不费周折。

果然,我们确实看到了,1万老币的,10元人民币的,1元美金的,夹在护照里,露点。

我们有的是时间,不怕周折,我们不给。

老挝人并不为难,还是那样的笑笑,没事人似的。

就过了境,回家了。

 

到了景洪的曼景保傣族村。这是魔儿开展助学调研公益活动时曾经住宿的地方。

一个已经非常商业化了的傣家村寨,家家都开着大小不等的农家乐,大同小异的,显然没有老挝那样纯粹。

但他们是我的同胞。就像看人一样,见到美女固然心动,但回到日夜操劳在厨房里的自家婆姨身边,迎上来的纵然是黄脸婆,心里总是依恋的。

 

40多岁的傣家女主人身材曼妙得像不到20岁。她和她的全家对魔儿的熟稔和喜爱让我们感同身受了爱屋及乌。

如鱼得水的魔儿自如地周旋其中。

那一夜,我们又是喝酒又是唱歌。

那一夜,野云鹤喝红了脸,魔儿喝醉了人。

喝醉酒的魔儿脸色绯红,楚楚动人。

喜欢魔儿穿一件很老挝的红色T恤和一条漂亮的蓝色及地裙。野云鹤说看惯了冲锋衣登山靴的魔儿,眼前夹着人字拖鞋的小女人就很婀娜很淑女了。

我没见过户外的魔儿,所以觉得这样的服装很自然地穿在她的身上,很自然地美丽着。

魔儿给人一种清澈的与众不同的感觉。她不是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,但也不属于有心计的小女人。她的脸庞常常透着一种乡村的质朴,却又和城市的繁华水乳交融。她的一半气质也许来自彩云之南的干净凉爽,即使她其实和那里并没多大关系。

很难想象她一直一个人漂泊在许多我甚至没听说过的地方,但在我面前的她却又安然得完全没有去四处游荡的不羁。

混在一堆人里面,魔儿常常会被人忽略,至少她不那么引人注目引人遐想。她并不出语惊人,一般附和着别人的多,就没给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。

其实这个时候正是魔儿仔细观察别人的时候;其实魔儿懂得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。魔儿的深刻不是写在脸上的。

她喜欢这样,陶醉在自己的孤寂中,享受生活的恩赐;

她甘于寂寞,所以她才最不寂寞。

这从傣族阿姨全家对她的盛情看得出来。

 

都说女人是靠爱来滋养的。我们的三位女孩也不例外——

妖姚:沉迷的微醺后心如明镜,爱是她唯一的美酒;

拉拉:银铃般爽朗的笑,匀速恒温,爱是她唯一的劳作;

魔儿:闲闲坐下,不紧张,也不松弛,爱是她唯一的秘密。

 

第二天我独自去位于勐仑的西双版纳植物园。几十年前,我在徐迟的报告文学中就已经知道它了,知道蔡希陶。

可惜面对浩瀚,我懂得太少。

要是魔儿在,就好了。

老挝散记【10】 - 汉子 - 汉子的日子 

 

再后记

作业写到这里,其实已经结束了。

有朋友八卦:评论了所有同伴,你自己呢。

只想说,人与人交往并不一定以时间长短为标准。自以为很铁的哥们或许欠缺共鸣,萍水相逢却可能惺惺相惜。

说的都是极随性极主观的一鳞半爪,这可能与我的喜好虚华有关。

比如我本能地喜欢有气势的铺排,对简洁朴素的表达不以为然;比如我迷恋那些极具韵味的诗性文辞,总奢望从自己苦心经营的文字里舀出一碗诗泉来;比如我总是先入为主地排斥纯理性的思辨,仿佛那只是与文学无关的化学试剂。结果,我的文字爱好侧重于趣味,任何主观化的描述都被我很刻意地惊叹成一种魅力。

唉,这种文字终究会成为一种想象,不足为取。

说过就算过去了,好玩而已。祈望同伴们理解。

无他,事了拂衣去。

 

回深圳已经半年多了,很奇怪自己那么快就沉醉于都市灯光的变幻明灭,如同在老挝时那么坚决地向往舒适慵懒。

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时空里,我都是顺其自然心安理得的同样表情。

当然不会为此迷惑。我知道从这个表情中看到的是人的贪婪和矛盾。对于自然的东西希望越原始越好,千古不变,绵久恒常;对于人工的东西又希望越先进越好,瞬息万变,日新月异。

当自然的恒久与人工的变幻表达到极致时,就有了我两个殊途同归的表情。

人生来就是这么贪得无厌,希望生活平淡安稳,又需要新鲜和变化;希望爱情长久永恒,又渴望冲动和激情;希望事业一帆风顺,又期待成长和磨砺…

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,一切都无须责备。

 

不知道我是不是把自己说明白了。

没明白也不打紧。

我自己也常常不明白。

知我者,二三子。

 

(全文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