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汉子的日子

闭门读闲书,开门迎友朋,出门访山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个地方我知道  

2009-04-15 21:47:22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清明前夕休假回沪。和几个朋友相约去复茂吃小龙虾。朋友短信询问:认识吗,就在淮海公园对面。

那个地方我知道,老底子嵩山电影院的斜对面。

我认识这个地方的时候,还没你哪!

离约会时间还早,在附近慢慢逛。就逛到了美美,以前叫连卡佛。再以前,这里是嵩山电影院。

说起嵩山,其实是蛮有讲头的。这幢1921年的西班牙建筑到上世纪90年代拆毁时已经有了70多年的历史。看上去跟大世界很接近的卖相,外形上并不输给连卡佛。

那时叫恩派亚大戏院,上海最早的大戏院之一。很多名角在这里迅速窜红,30年代流行评剧,白玉霜在这里连演一年半,盛况空前,被捧为“评剧皇后”。不过恩派亚大戏院最被人津津乐道,至今也仍然被上海滩硕果仅存的几位老克勒津津乐道的,却是陆小曼。

上海是陆小曼从小玩大的地方,不需要适应,甚至不需要打扮,就融入了上流社会。那时候职业演员被人瞧不起,但票友演出却又是最风雅不过的。陆小曼的首次玩票就是在恩派亚大戏院,演的是昆曲《思凡》。台上陆小曼风姿绰约,台下徐志摩神魂颠倒。

解放后恩派亚大戏院不复当初,1951年改名为嵩山电影院,虽然,不远处有国泰淮海两家影院,嵩山还是很多人心里的回忆。60年代那里以放科教片闻名,许多老上海对这座城堡式的建筑物印象颇深,当年不少老年观众带着孩子来看《新闻简报》、《祖国新貌》,票价是1角一张。在没有电视机的年代里,这里是传播科学文化和时事知识的最佳场所。

当然也放故事片。《英雄小八路》《护士日记》《女篮5号》《英雄虎胆》《大李小李和老李》《海鹰》《51号兵站》《渡江侦察记》,许多电影,观众中小孩比大人多。

电影院其实真是小,设施也简陋。夏天的时候,高高挂在顶部的风扇起不了多少作用,就在每个席位上用扎鞋底用的绳子缚一把纸质的团扇,似乎也没有汗流浃背的狼狈;冬天如果坐在靠近边门的位子,门外就是一条弹格路的小弄堂,能够体会得到西北风的呼呼。自然,间或还能听到弄堂里的相骂。电影散场,从边门出来,通常会在弄堂的小便池小个便,就是一个露天的贴墙的那种。男人背着弄堂小便,身后边就是女人们进进出出熟视无睹,好像没见到什么人故意把头扭向另一边;要是还有哪个捏起鼻子,异样刮答是要遭人白眼的。

当年那一带没有煤气,没有抽水马桶。大清老早天没亮,楼上楼下的都把一只只马桶拎到弄堂里厢;天渐渐亮了,马桶就变成了煤球炉,一只只烟雾腾腾的。

就是这样的弹格路这样的小弄堂,悠悠地传出了栀子花、白兰花的声音,还有与之相匹配的上海女人。在这样弄堂里过日脚的女人,早上会提着便壶高脚痰盂在小便池旁边洗刷。早饭照例是泡饭,一小碟腐乳,一根油条,一撕二,剪短,放在大碗里,酱油蘸蘸。饭后躲在门背后换件衣裳,出门。从弹格路的弄堂里出来,一转弯就是一个袅袅的款款的标准的上海女人。弄堂口悠扬着一个老妪沙哑低的声叫卖:栀子花——白兰花,一角洋钿——买三朵。从弄堂里走出来的女人,一只手挽着一只小坤包,一只手挑一朵最鲜嫩的,别在衬衫钮扣上,去上班,去走亲戚了。花儿淡淡幽幽的清香,将这条逼仄弄堂的汗臭驱散得无影无踪。

一个小男孩跳跳蹦蹦从小弄堂里后门出来,追过前面的别花女人,走进柳林路金陵路拐角的一家咖啡店,1毛5分,一杯咖啡,2片烤面包。

我至今还能回忆起那咖啡的香味。

那条小弄堂里有我姑妈的家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